97333开奖现场直播

如家酒店女子遇袭事件深思:拐角后面是地狱

时间:2019-11-23 05:2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但那次的故事偏惊悚灵异一点,而昨天爆出的女生在北京酒店遇袭事件,比那些鬼鬼神神的事都凉。 大家也知道,我一般是不追这种社会新闻话题的,但是这次我怒了。一是这事绝对不是孤立事件,二是我亲身碰过这种事情。 强行抓年轻女性,以前都是在街头巷尾的都...

  但那次的故事偏惊悚灵异一点,而昨天爆出的女生在北京酒店遇袭事件,比那些鬼鬼神神的事都凉。

  大家也知道,我一般是不追这种社会新闻话题的,但是这次我怒了。一是这事绝对不是孤立事件,二是我亲身碰过这种事情。

  强行抓年轻女性,以前都是在街头巷尾的都市传说,现在在全网曝光了,大家明白了,原来这个都市传说是真的,传说照进现实。

  这件事的本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运气不好,无意中掀开了表层世界的一角,瞥到黑暗世界的大门。运气好的是,她得救了。整个事件中,那个男人都想把女孩拖向没有监控的拐角,如果女孩被弄到拐角后面,将进入一个彻底绝望的的世界。

  如果这个女孩被拉进了暗处拐角,她很有可能就变成了一个失踪人口。而且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可能连被立案都不会有。

  人口失踪,在全世界都是个很严重的问题。2000年,美国登记在册的失踪人口高达 8762213 人,六合曾道人诗句日本每年的失踪人口在10万人左右,英国每年的失踪人口则处于21万上下。失踪人群,除了自杀、出走、意外死亡外,剩下的就是被拐卖、绑架和杀害。

  不要以为我们眼中的文明世界,不会流淌着野蛮的血液。人口贩卖在全世界的数字大的吓人。2014年,据美国联邦卫生与人力服务部的分析,全球范围内每年跨国人口贩卖的规模达到60万到80万之间。联合国同年出台的报告称,被贩卖的人中,其中70%是女性,她们绝大多流入卖淫产业。

  我们再看中国的情况,中国官方从来没有公开过失踪人口数量和被拐卖人口的数量。我们只能根据一些片段信息分析。根据《人民网》的报道,在1995年上海公安部门登记的失踪人员为4526人,到2001年就达到9627人,6年时间上升2.13倍。注意,公安部门只有案件方面的统计,也就是说只有跟案件有关的失踪人口,才成为他们的统计对象。而且这只是中国治安最好的上海的情况,可以想像实际失踪人数将更多。

  人口拐卖在中国到底有多猖狂,虽然没有具体数据,但我们每个人从社会新闻的报道中可以感受得到。根据公安系统自己的调查,女性被绑架拐卖后的出路如下:

  拐入地经济状况的不同, 被拐卖妇女的归宿也有所不同, 在经济贫困的地区主要沦为老、弱、病、残者之妻;在经济富裕的地区则流入发廊或公共娱乐场所, 成为暗娼或“ 三陪女” 、按摩女、洗发工等。(《当前广东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特点、原因级对策》,祝卫莉,政法学刊)

  而且,据中国警方的公开调查资料中,可以发现从二十一世纪以来,拐卖人口犯罪已经从少数贫困地区转向经济发达的区域和大中城市。(《当代中国拐卖人口犯罪研究》,华东政法学院,孙龙,2004)

  近年中国人口贩卖数据图,来源2014年中国法律年鉴(注意数据是已立案的)

  关于这件事的分析,网上分析很多了,最大的可能是:这男的是这里鸡头,承包宾馆的皮条业务,他看女的没带房卡,以为是踩过界的小姐,所以想拉到楼梯间“教育”她。而且只要这个女孩被拉进黑暗角落“教育”,即便是发现她并不是一个卖淫小姐,这个男的也不会随便放了她任她报警,用脑子想想也知道,更大可能是直接将这女孩抓进卖淫团伙中,逼良为娼。

  而且,这种黑暗事件出现在宾馆中并不是偶然和稀奇的,据公安系统的调查报告:人流量较大的车站、广场、码头、宾馆饭店都是人口拐卖的高发区。(《当代中国拐卖人口犯罪研究》,华东政法学院,孙龙,2004)

  所以,你以为这种事情只存在于某个或某些宾馆中吗?大错特错,城中村、大学城、火车站都是拐卖、抢人、侵害的高发地。这些公共场所都可能悄无声息地蛰伏着一个个黑暗漩涡、或者说是——弱者的地狱。

  大学城:据2015年法治周末记者的不完全调查,位于沈阳、广州、海口等十三个省会城市的共计十六个大学城(高教园区)中,十一个都存在或曾存在较为严重的治安问题。而且某某女生被侵犯后被保研,这是每个大学城的著名传说吧,现在想想真是悲哀。

  城中村:根据央视《新闻调查》节目,广州东莞城中村孩子失踪400多个,其中一条路两旁就有7个幼儿失踪。

  而且,北京酒店女生遇袭中,男子直接抓人一点都不少见,现在很多的拐卖、掳人的手法就是这样不管不顾直接抓走。其中最有名、最常见的是面包车抓人法。人贩子开着面包车,一般三四个人一组,在治安差的地方抓落单的女生,上去摔巴掌、薅住头发直接拖走。要是女孩女生呼叫,他们就开始辱骂,让围观的人以为是小两口吵架,如果女生没被拖走,他们顶多就是说认错人了,就算抓到差馆,条子也拿他们没办法。

  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姑娘,她可能用绝大多数心思去想想到很多美好的东西,诗歌、娱乐八卦、星座、电影、美食、美图秀秀、风景。对于一个花朵来说,最幸运一件事就是不要知道什么叫地狱。

  普通姑娘想象不到那些贩卖人口、逼人卖淫的烂仔是从怎样的世界中来的。他们从污秽之中生长出来,再将人拉进污秽。这些事太触目惊心,我不想渲染恐怖,简单说说。

  假如被烂仔们抓住之后,他们会使用残酷的驯服法将女孩变成听话的妓女或吓破胆的奴隶。相关的法制新闻和调查已经很多很多,总结起来,绑架后,这些男人把你带到窝点暴打,他们会敲碎你的牙齿,把你从楼板上摔下,打到你想死的心都有。这时就会出来一个人侵犯受害女孩,而且很大程度上可能会是多人性侵,然后再拍照片威胁,甚至会给你毒品,让你依赖上瘾。这样调教后,受害者的会百分百的绝望、麻木、从而驯服。驯服之后烂仔把人再转手,无论是买到山里还是卖给窑子,都可能让你一辈子再也见不到家人。

  即使受害者有幸在日后跑了出来,她的人生几乎已经成了一具空壳。一些心理学家给那些被折磨的几乎发疯、后来获救的姑娘进行恢复性治疗。用他们的话讲,已经很难让这些这些姑娘们戒除吃纸、吃沙子、啃门窗等毛病,更可怕的是那绝望空洞的眼神……

  庆幸的是,这次的女孩北京酒店遇袭事件中,女孩被人救了。但整个过程依然让人背后发凉。

  一是,抓人烂仔毫不避讳人,也不怕摄像头,公开的就拖女孩头发强行拉走。女主在报警后,嫌犯也开始打电话,提到一个叫“张哥”的人,什么样的人不怕警察?合理的推断是,这个烂仔的张哥是个“有力人士”,这片场子也是上头有人的,很可能是黑道、白道、企业,三位一体,正如台湾吟游诗人萧煌奇所唱:你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点到为止,不多说。

  二是,基本没什么人敢阻拦烂仔的恶行,幸运的是最后有个路过女士伸出了救命的手。更多当事人,表现出来的是旁观和漠然。巧的是,就在前两天,有网友做了一场社会实验:他在大街上绑架小孩,用毛巾捂住小孩的嘴,然后一把抱走。然而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没有一个人上来阻止他,驻足观望几秒钟后依然低头刷朋友圈。我想他们发的一定是:“刚才看到一个小孩被绑架了,好可怕”吧。这种朴素的漠然哲学总结起来无非是:不关我事,我没事就行。

  可能大家也公认了目前中国社会的漠然,没人有信心在相同情况下能得到他人的帮助。所以此事也注定会使淘宝上的防狼喷雾和简易报警器狂卖一百八十万。同时也促使各种自卫视频和图片传遍网络,什么叉眼踢裆的,恨不得教姑娘们将烂仔的两个蛋瞌碎,让他拿这俩蛋回家做个双蛋的煎饼果子。

  但是热闹的背后是悲哀,因为这个事件一下子把大家虚幻的安全假象撕破,我们不过是一个个孤立的马铃薯,当你遇险,没人救你,自救是最大出路。事实上,当你被盯上的那一刻已经是一场依靠运气的幸存游戏,完全不是你自己可掌控的了。

  说了这么多,你们肯定以为我老悲观了。恰恰相反,虽然我做不了宇宙中心呼唤爱,也管不了别人,但我知道我自己能做什么。事实上我自己亲身遇见过类似事件。

  2011年12月,内时候我在保定上大学,我和我前女友晚上去一偏僻地方吃饭,吃完快十点了,等出租车。内条街当时除了我俩一个人都没有,www.990tm.com,也没车,路灯很暗。我一直瞅有没出租车,前女友玩手机。这时候有一破面包车开了过来,停离我们七八米的地方,刚开始我没觉得有什么。后来我发现这车没车牌,也没熄火,驾驶室里伸出来一个秃子的脑袋,我觉得坏了,可能碰见掳人的了,因为当时保定总有这样的传闻。一想到这,我就把身子转向那车,就这么面对面盯着秃子,双手插兜,佯装随时准备掏家伙,跟《教父》里迈克在医院门口和杀手对峙的情景一模一样。就这么对峙了一分钟吧,秃子转过头向车里面说了什么,显然里面还有帮手,然后秃子转过来冲我笑了一下,开车走了。

  后来我有时还会想起这个场景,那个秃子的笑我一直记着,对于这个事,我一直挺荣耀的,一种保护身边人不见识地狱的荣耀吧,一种驱散黑暗的荣耀吧。

  反正这种履行责任的荣耀我一直记着,不瞒你说,我现在女友总下夜班,我每次都去她们单位接她,还带个攮子。我的观点挺朴素的,要想害我身边的人,要不你把我血给放了,要不就我把你给豁开,妈的。从小我就认为当坏人狠,到好人要比坏人更狠。如果碰到别人遇难了,我管不了别人帮不帮,我自己得帮,有时候喊一嗓子、报个警、甚至就跟被害的人站一块就能救人了,就这么简单。反过来说,如果眼瞅着有人在我眼前被人掳走,我一声不吭,我夜里睡不着觉。你也问问你自己,换你你能睡着吗?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